MG送白菜11|暗香浮動月黃昏

世間最珍貴的美好已蓬勃生長。
——題記
群鳥掠過麥田,村莊似籠雲煙,稻草人溫暖了那一頃麥浪;屋內微黃的燈光,輕柔細密的針腳,看門犬守候了一縷安詳。日出月落幾十載,葉子綠了又黃,黃了又綠。你的美好,如喧囂塵世掩蓋的清泉,澄澈透亮。轉身,抑或前行,生命的歸程,澄明如鏡。
職業道德,你是人們心中最明亮的一顆星,閃爍在油漆工的靈魂中,延伸在現代大都市中。
張麗莉,一個如茉莉花般溫暖的女子,一個裙角蕩漾著青春的年紀,你用瘦弱的雙臂,庇佑了童稚的祖國之花,自己卻永遠地失去了雙臂。在危急緊要關頭,職業道德在你心中閃爍成最耀眼的一顆星,譜寫了一曲大愛的傳奇。作爲一名老師,你不僅用纖長的手指書寫出下一代的贊歌,更用嬌弱的肩膀,撐起了一個民族道德的脊梁!醫院中素淨的你,安詳地躺著,心中卻時刻牽挂惦念你的學生,夢中是否也有孩子童真的笑臉,是否會夢回講台?余光晃過斑駁的樹影,世間最珍貴的美好已經蓬勃生長,籠罩四野雲煙,心底的歸程雀躍著升騰,緩慢而堅定。轉身,抑或前行,生命的歸程,澄明如鏡。
歲月微塵,樟木箱底翩跹,流金容顔,照片上的你,精神飽滿,氣宇軒昂,殊不知,你MG送白菜11已是兩岸人。這個用生命的76秒譜寫傳奇的司機,這個讓黑土染淚、塵埃褪色的司機,讓我們爲之動容,爲之敬仰。當重物擊來的那一刻,鑽心的疼痛讓你意識到的是車內的乘客,原本簡單熟悉的刹車過程也因這殷殷鮮血變得異常艱難。在意識清醒的時刻,想必你依然帶著笑,默默地向乘客做著最後的道別。吳斌,最美司機,你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全車人的平安,換回了司機的光榮勳章!余音晃過斑駁的樹影,世間最珍貴的美好已蓬勃生長,籠罩四野雲煙,心底的歸程雀躍著升騰,緩慢而堅定。轉身,抑或前行,生命的歸程,澄明如鏡。
夕陽映照遠山,綠水微起波瀾,空氣中浮動著的隽永情感,含蓄簡單,純粹質樸,厚重綿長。“最美教師”張麗莉,“最美司機”吳斌,他們用職業道德,讓生命之花燦爛綻放。讓生命的歸程,澄明如鏡,清晰了世間最珍貴的美好。

 紛繁馥郁的花香,在甯靜的一瞬間淡然消逝。浮生中那些白駒過隙,在一指流沙中黯淡了溫柔。而你,卻一直在這裏,守候著。等待著暗香浮動月黃昏,堅守著心澗裏不變的愛。
曾經,你我相遇在河畔青青處。你說過,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我看待,便對你耳語,柔情三分,二分善心,一分良知,細看來,不是隨天亂墜,是感時情。我相信,在你的歲月裏,有太多的俠肝義膽,有太多的情緣遇結,有太多的拔刀相助。也許,一池萍碎,方才貢真心。半簾殘月,一壟花痕,長劍铮破了唐風,玉箫吹散了宋韻,就那只穿梭在藕花深處的小船,反倒令人心曠神怡。你是不是在告訴我,總有那樣一種人會時刻在需要的人身邊;是不是在告訴我,總有那樣一種人總選擇在遠方爲人們祈禱;是不是在告訴世界,其實愛就在身邊。
曾經,你我相知在亂花漸迷中。你說,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丈量中,我對你說,風動梨花千萬次,柔情骨,俠滿腸。玉樹臨風蓋香凝。你堅守著,娥兒黃金縷,笑語暗香去。我隨之,看見你眼睛裏的那份自信,像金戈鐵馬一樣堅定。行雲流水一樣的古筝,大野蒼茫的蘭花,泛黃的古樸平淡,總能在人前,依然有動人的魅力。他們沒有華麗的外衣掩飾自己,只得以最平凡的那顆心迎接宇宙的每一個角落。你是否在讓我相信,花香漸欲迷人眼處也總有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傲然屹立之風骨;你是否在讓我相信,撩動人心波瀾並不是大起大落而是小家碧玉;你是否在讓我相信,最美的事情是在時間的長河裏,有些愛卻亘古不變。
曾經,你我依偎在楊柳依依間。你說,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我撫摸著你早已淡白的雙鬓,對你說,秋挽月明,胡笛聲悅,人兒聲沸。請相信羁絆後的黑暗中有人會與你攜手共進;請相信,荷飄香,淩亂夜,凝芳華,揮俠骨。總停留在你我的身邊,是蒼山如海,殘陽如血。但溫暖如線,愛心如縷。
蒼涼和蒼白的那些風,煙雨嫣紅的那些景,總時刻撫摸著我們的心靈深處。停半晌,整容顔,獻給我們一生最美的時刻。愛,在你MG送白菜11身邊。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