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超級賽馬/日子

用余光掃過周圍的臉龐,盡是欲望和貪婪,言談之間,透著炫耀和警告。MG超級賽馬不願意去接受這些無聊的事物:說是單純,倒不如說是無知;說坦誠,倒不如說虛僞。我不大去相信如今他們竟帶了社會風流上的明爭暗鬥,但我從來不相信如今校園是當初的校園。朋友,太少了。把你看透還喜歡你的人,有幾人?

可是親人始終是親人,血濃于水,這是不能改變的。當她的恨釋然時,回去的那個家還是有32年前的那個承諾——西紅柿。當她理解了媽媽時,媽媽卻含淚給她下跪

那份愛,是那般潤物無聲。是那般絲絲甘甜。是那般需要無比。可是它總是有那麽多誤會那麽多無奈我在想如果,如果當初沒有雙胞胎,只有一個方登或者方達。如果沒有這場突如其來的地震,如果媽媽沒有在生死關頭選擇弟弟,而是去救姐姐,如果那麽就不會有那32年的誤會嗎?

若說點開心的,那便是體育課,上自由活動的時候,拿著一本自己喜歡的書,到一個安靜的地方細細品味。更多時候是的籃球場邊的樹下,不知其名的樹下。陽光在地上碎成一塊塊金斑,爍爍卻不耀眼。有的穿過葉縫打在身上,暖暖的,當夏天的風夾雜點淡淡的魚腥味吹來,感覺頗舒適。這時,沒有複雜的心情,沒有逢場作戲的尴尬,時間忘記流動,一切倍感輕松。

沒錯,當看到登聽到媽媽選擇救弟弟而默默流淚時,我爲她的重男輕女而氣憤,可是細想想哪個母親不是愛孩子的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割了誰最難過的還是那個十月懷胎的她啊~她覺得虧欠了,于是用32年的時間去向那驚天動地的23秒“過錯”道歉。總挂在嘴上的那句話“沒了,才知道什麽是沒了”在她心中那個家已經沒了,在她抱著本以爲死了的女兒走到身體已經冰冷的丈夫身邊時,那個其樂融融的家便沒了!直到她的女兒再次站到她面前時,直到她跪下那一刻,家找到了!

“媽媽沒有騙你”愛就是那麽簡單,卻說不出。

在校的日子,冗長,無趣。整個校園找不出一絲歡欣的氣息。從每個頻繁的動作個熟悉的言語中脫落的笑,變成最無聊而最沉重的呼吸。突然間壓郁,所以的興奮失去了原動力。呆滯,無神,原來我們如此活著。

如今的讀書,我都抱著一種責任,一種義務。我知道這實在不該。打從開始,對于現行的教育制度我很不滿意,我知道我沒有資格去“不滿意”也不應該去“不滿意”,我力量太小,無能爲力。但將來…我想,會有那麽個將來的。至于繪畫,我總的背著罪惡感去作畫,MG超級賽馬實在不知用何種心情去面對。只能沉默,只是沉默。不知爲何,每次作畫都覺得自己很髒。是手髒,還是心髒?也或許一切,從來便不曾幹淨過。

說不出,是愛還是恨,說不出眼淚是心酸還是無奈,聽到“救弟弟”三個字,她的心碎了,那幾個字牢牢地打在她那顆6歲的心上,從那以後她不再回那個家,不再有親人。她恨有個雙胞胎弟弟,她恨那場地震,她恨媽媽在緊要關頭的放棄。她恨。。。。可是一切都在這23秒內發生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