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28哪個app,最精彩的鏡頭

 讀初中的時候,班上有兩個女生聞名全校:一個是楊麗麗,一個是蘇小薇。前者因爲傲視群雄的學習成績,永遠霸占著學校的第一名。後者因爲性格張揚,著裝奇特,讓老師無比頭痛而爲大家所熟知。
就是這樣看起來完全不著邊的兩個人,據說兩家還是親戚關系,住得也挺近,所以楊麗麗從小就是蘇小薇父母口中那個“別人家的孩子”。別人家的孩子什麽都是好的,何況性格溫和、乖巧懂事的楊麗麗的確是優秀得讓她不得不打心眼兒裏膜拜。
其實人生的前十幾年,蘇小薇一直過得特別順暢。她除了性格有些誇張,骨子裏有些叛逆以外,學習成績在班上也算是中上等。那個時候她覺得人生最重要的是讓自己開心,直到中考成績出來的那天,楊麗麗不出任何意外地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蘇小薇勉強達到一所普通中學的分數線。兩個人的人生在大人看來,似乎從這一步就開始泾渭分明。
高中三年,楊麗麗一如既往地優秀得讓人望塵莫及。那個時候蘇小薇最怕的是春節,親朋好友聚在一起,難免會拿兩個人做比較。以前她也不在意,可似乎是一夜之間她漸漸地開始思考起人生這樣重大的話題,楊麗麗永遠是她人生路上的一盞指明燈。若真要在學習這件事情上與楊麗麗比拼,她覺得她的人生真是有些失敗。
楊麗麗接到北大通知書的時候,蘇小薇的分數剛好達到二本分數線。如果說人生擯棄掉出生這樣的客觀因素,從這一步開始作爲起點的話,那蘇小薇不得不承認,她在起點上輸了一大截。
大學四年,蘇小薇像一頭從睡夢中醒來的獅子。她活躍在學校的各大社團,是各項大型活動的組織者,甚至帶領一幫文學愛好者把一本校園刊物辦得有模有樣。空閑的時候,她就躲進圖書館給各大雜志寫稿子,四年堅持下來已是小有名氣。畢業的那年,她去了北京,帶著各種獲獎作品加上面試時的出色表現,擠進了當地有名的報社。
蘇小薇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同一棟大樓裏遇見楊麗麗。更戲劇化的是學新聞傳播專業的她與學商務英語的楊麗麗供職的是同一家單位的不同部門。人生似乎在那一刻殊途同歸,如果說有什麽不同,楊麗麗的每一步都走得穩妥而有力,而蘇小薇的人生開竅得有點晚。不過好在,一切都還來得及。她在人生的拐點上,贏得很漂亮。
讀書的時候,特別喜歡數學老師說的一道題目可以有多種解法。方法千千萬萬種,最終不過是殊途同歸。
其實人生也是一樣吧,即便幸運28哪個app們輸了起點,至少我們還有拐點。所以不如就從此刻開始,埋下頭來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說不定哪天拐個彎,看到的就是那個你期待了很久的地方。

 人生,說白了,其實就像一場電影。隨著我們的呱呱墜地,這場“電影”也會隨之放映。
一部好的電影,總少不了高潮。隨著情節的發展,最引人注目的高潮會使得故事更加完美,更加精彩。其實,我們的眼睛就像一台攝影機,能把最精彩的瞬間,永遠的保存在我們的心中。
鉛黑色的烏雲在夏季的天空中翻騰著。一道道白色的閃電和著一聲聲怒吼的響雷,籠罩著地面上正匆匆趕路的人們。漫天的塵土飄舞在城市的上空。一棵棵高大粗壯的白楊樹在風中左右搖擺著,黑黑的夜空低垂著。爺爺拉著我的手,艱難的行走在解放大街上。我們剛從圖書館出來,正准備往家趕,爺爺緊緊握著我的手,嘴裏還不時抱怨著這糟糕的天氣。我低著頭,頂著風,大步朝前邁,不時會有人猛地撞一下我的肩,耳邊也不斷響著那一句句不堪入耳的罵聲。忽然,一雙赤腳闖入我的視線。這是一雙又幹又糙的腳,黑黑的腳底板上已磨出了一層厚厚的老繭。沒等我擡頭,還不知道怎麽回事的爺爺已拉著我走出了好遠。好奇心驅使我把頭扭了過去。我的目光剛和角落裏的那雙眼神一接觸,就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那是,怎樣一張面容啊!
路燈下,一張黝黑蒼老的臉上,一雙幾近絕望的眼睛深深的凹了下去。他用一種恐懼的眼神,左右掃視著路上的行人。幹癟的嘴唇上已有血迹,衣衫褴褛地倚靠在垃圾箱旁。哦!這應該是,是一位乞丐爺爺,我的心頓時沉了下去,好像退回去去幫幫他,即使我們已經走出了好遠。我的手下意識的往兜裏摸,遺憾的是,什麽也沒有。爺爺身上僅有的一些錢也都給我買了書,我感覺受了很大委屈似的,鼻子一酸,淚就順著眼角流了下來。正值傷心之際,忽然,一塊黑色的窗簾阻斷了我的視線,爺爺已帶我上了車。我只能向路上其他的人投著期待的目光,但是最後,換來的卻只是萬般無奈,車馬上要開了,我慢慢地扭過頭,淚還在流著。風,越來越大……
“謝謝,謝謝,你真是個大好人呢!”一個蒼老卻滿是感激的聲音,回響在我的耳際。我抓著扶手晃晃悠悠的跑到窗戶邊,拉開窗簾,破涕爲笑。我看見,一個紮著兩個長辮子的小女孩,雙手拿著一塊餅,放在了老人瘦得只剩皮包骨的手上;我看見,一雙可愛的小手輕輕的拍著老人的肩膀,想安慰一個小孩子一樣;我還看見,一些零碎的錢幣在女孩手裏閃閃發光,慢慢的,這光“跑”到了老人的手裏。她,只留了一個天真的微笑,就消失在這渾濁的夜幕中……
風,漸漸停了,天空恢複了白天的甯靜,我的心卻開始猛烈地顫動。這難得的一幕,成爲了幸運28哪個app的“電影”中最精彩的一個花絮!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