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優寶生物,媽媽別樣的愛

              • 時間:
              • 浏覽:6128
              河北平鄉農民小葫蘆“繪”出大世界(圖)

                優寶生物們家對門兒有個露天修車鋪,修車師傅是個聾啞人,雖然我每天上學放學總要經過這個修車鋪,但是我卻從來沒有正眼瞧過這個修車師傅。
                一個冬天的傍晚,寒風呼嘯,(故事發生的背景,爲下文打伏筆。)我做完了作業正在看電視,只聽“咚咚咚”的敲門聲。我打開門,只見昏暗的暮色下,站著一位穿著又髒又破的衣服的人,戴著一頂破舊的棉帽,臉上、手上沾滿了油灰,正是那位修車師傅。他焦急地用手不停地比畫著,嘴裏發出“啊啊”的聲音。我怎麽也不能明白他的意思,我越聽越不懂,他越急叫的聲音也越高,我見他是個聾啞人,天又那麽晚,心裏還真有點害怕,趕緊對他搖搖手,關上了門。隔著門,我聽見他又敲了鄰居家的大門。
                晚上,爸爸媽媽回來了,飯桌上,爸爸突然想起,中午自行車壞了,他把自行車推到修車輔去修理,到現在還沒取回來。我突然想起修車師傅來敲門的情景,原來他是在一家一家地尋找車主呀!我和爸爸趕緊丟下飯碗,披上外衣,跑到修車鋪,只見黑暗中那位修車師傅正站在凜冽的寒風裏,搓著手,跺著腳,不時地往手上哈著氣,(又一次寫天冷,修車師傅的表現讓人感動。)旁邊放著的正是我們家的那輛自行車,看著這個情景,我們什麽都明白了。爸爸連忙走上前,修車師傅拉著爸爸的手來到路燈下,仔細瞧了瞧,認出爸爸就是車主,不聲不響地從口袋裏掏出鑰匙,塞進爸爸的手中。爸爸緊緊地握著修車師傅的雙手,連嚷嚷帶比畫著對修車師傅說:“真是太謝謝您啦,您把車往這一鎖就可以回家了。”修車師傅仿佛看懂了爸爸的意思,用凍僵的雙手從口袋裏摸出紙和筆,在上面哆哆嗦嗦地寫了幾個字:“我怕您晚上用車。”(“哆哆嗦嗦”,可見在寒風中站了很久,很冷。)

                我的媽媽除了有一頭個性的爆炸頭外就與別人的媽媽沒什麽兩樣。
                我的媽媽在我認識的幾位朋友的媽媽中,她的廚藝可以算是宗師級別了。她從十幾歲就學會燒飯,再加上她平時喜歡鑽研菜譜,燒出的菜更是芳香四溢了,就連挑食的小表妹來我家也能吃上一大碗。媽媽不僅鑽研菜譜,對我們需要吃什麽和愛吃什麽都有研究。比如,我喜歡吃菇,她每次炖湯幾乎都會放菇。爸爸不僅愛吃葷,而且還愛喝酒,她就時常燒上一盤油而不膩的回鍋肉。最近還托外婆幫忙釀了一大壇米酒,爸爸就有口福了。再比如我手脫皮有點嚴重,她就聽取爸爸的建議,給我們燒蛋黃南瓜,盡管她老說蛋黃南瓜制作比較費時又耗油,但只要我們想吃依然會燒上一大盤蛋黃南瓜。爲了我,最近她還學會怎樣泡美味的泡爪呢。
                寒假與周末,很多同學會被各種補習班困得脫不開身。而我卻不用飽受那些補習班的“囚禁”,除非我想去,否則,我親愛的媽媽不會把我送進“牢籠”的。幾乎每周末,媽媽都會組織一些活動,不僅開拓我的視野與強身鍵體,還能呼吸清新空氣得已“洗肺”,使周末變得充實而有趣。媽媽還允許我在空余時間裏可以玩電腦遊戲,受到遊戲的“啓發”,現在我在畫畫甚至到寫作文都會用上遊戲的一些難忘的細節,做到了娛有所用。
                不過,我媽媽可不是一直好到底的人,她對我做到“有獎有罰”,她每天都要查問我在校的學習進長。是否發言積極或被老師處罰等,並適當地給予現金獎罰。我現在用的學習文具都是花自己的獎金,使我經常“望洋興歎”,現在她還“狠”到自己的襪子自己洗,爲了每天能穿上幹淨的襪子,優寶生物的手從此就沒“完美”過。
                盡管媽媽比較嚴厲、唠叨,但在生活上無不是充滿了關愛與呵護。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