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fanmulu/mulu2019/resource.php on line 18
北京pk10,北京pk10玩法介绍图_-新加坡聯合早報網✅✅✅

|一無所有

 茂名今晚刮起了強台風,鋪天蓋地的狂風暴雨,嚇得躲在出租屋裏不敢出門。
望著屋內簡單的床鋪與一根晾衣繩圍成的簡單的家,我慶幸我的流浪之旅還能找到一個臨時的避難所,相比之下,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兒可就慘了。
我想起在江西景德鎮見到的那個睡大街的中年婦女,如果遇上這種倒黴的天氣,她會棲身何處,救助站嗎?這個時候,救助站的大門早已關上了。
我想那個中年婦女是永遠也不會找上救助站的,聽當地人說她精神有問題。她看起來像乞丐,可她從不乞討,從不見她說話,也從不招惹人。整天蓬頭垢面,衣衫褴褛的模樣,讓人一看就是個無家可歸者。手裏拎著的兩個塑料袋,便是她的全部財産。
她也是人啊,可她一無所有。什麽國籍、人口普查甚至低保社保對她來說毫無意義,也休想得到人的尊重。搞各種各樣普查的時候,人們早已忘記了她作爲一個人的存在。她就這樣活著,說白了,就跟活死人一樣,有誰會去關注她?
我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是在演出完畢返回旅社途中。
夜已經很深了,天氣有點涼。在經過一條街道時,遠遠地看見她一個人側身睡在冰冷的人行道上,頭枕著兩個僅有的塑料袋。來往的行人象秋風刮過一樣從她身旁走過。
這一刹那,我突然感到心裏有一些悲涼。我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在另一個我見不到的被稱作天堂的世界,是不是也跟她一樣孤零零的被冷落甚至無處藏身,只能睡在這冰冷的大街上。我不知道,可眼前的這一幕卻震醒了身處客鄉的我。
我和同伴二話不說,把隨身帶著的一些蘋果和梨子一古腦兒全給了她。她沒有說話,只是呆呆地朝我們笑了笑。
晚上,在廣場進行演出時,我們又看見了她和她手裏拎著的三個塑料袋。其中一個不用說是我們送給她的,可我發現她好象一個水果也沒吃,只是把外面的一層保鮮膜給去掉了。正當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她卻做出了讓我們終身難忘的舉動。趁我們不注意,輕輕地繞到我的同伴身後,一聲不響的把那些水果放下,又一聲不響的走了。
在場的觀衆都目睹了她這一不起眼的舉動,許多人都不敢相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乞丐,居然也會有愛心,居然也會幫助我們這些流浪異鄉的人。
是的,在衆人眼裏,她一無所有,除了幾個水果,能夠拿得出手露得上臉的,還有什麽?她也許不會說話,可在心裏,她有許多話要說,對這個以文明自居的世界。誰能否定她作爲一個人的真正的存在,誰能否定一個落魄無助的乞丐也會有老天爲之動容的博大的愛心。
夜已經很深了,我們在返回旅社途中再次見到了她,依然無家可歸,依然只能睡在馬路上,孤苦無依的模樣,讓我們更加感受到這份愛心的彌足珍貴。這與那些口口聲聲“人不爲己,天誅地滅”的信奉者是何等的對立與反差.可惜天道不公,居然以這種方式對待一個有博大愛心的人,真是天地之悲。
我和同伴哽咽著,把她送給我們的水果又交到她的手中,同時塞給她一些錢。一位路人見狀,善意地提醒我們:“她的腦子可有問題呀!”我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笑,回答他道:"真正有問題的是這個以文明自居的社會,而不是像她一樣無辜的--人。”

 當英語結束鈴聲敲響,當我們不舍地放下筆時。我們的高三就這樣,以這樣一種平平淡淡的方式結束了。走出考場,沒有了預想中,歡呼雀躍的情境。每個人都走得很慢,因爲,我們都知道,這條路,走下去,就是結束。
——題記
三年前的8月23日,當我們揣著對母校的懷念,踏上了這所高中,開始了人生第一次的軍訓。那時的我們,也許並不懂高考意味著什麽。也許在那時,便有了對大學的憧憬。當我們頂著烈日,揮灑汗水,也仍然相信,未來的這裏,會是美好的。直到跨過了高一,走過了高二。在去年的7月31日,開始了我們人生僅有的高三生活。悶熱的讓人窒息的天氣,被大汗水浸濕過的試卷,還有朋友們一句句,感人至深的鼓勁加油。都成了我們高三生活的伴侶。我們創造過的低分,掉過的淚水,仿佛都還存在剛剛走過的昨天。直到,今天,當我們再一次鼓勵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周測。我們都明白,這最後一次周測,對我們而言,意味著什麽。是我們夢想大學的開始?是高三的結束?亦或是我們人生新的轉折點?
不管你是否在乎,一切都結束了。我們不再有在一個小小課室裏,擠滿50個人,聽著老師講題,上課。我們不再有那如此動衆,大汗淋漓的跑操。我們不再有借口,到一樓看看心意的女生。也許又也許,不再有那恰到好處的遇見,不再需要躲避,更不再有微微一笑的揮手和點頭。這一切的一切,都因爲一場高考,所有的習慣,成爲了回憶。
也許,這三年來,你收獲了很多。也許在高三的這一年,被種種情緒困擾。但我們終究挺了過來。我們仿佛做到了,我們以前未曾想過會做到的事情。
如果說,我們的初中讓我們成長。那麽倫教中學這個特殊,又意味深長的地方,讓我漸漸成熟。有你出現的三年,真好。
感謝這三年出現的所有人。不管彼此會否成爲彼此的過客。不管未來,遇見是否會成爲奢侈。這好像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彼此的世界,我們都來過。
感謝有你的三年,我學會了很多。更一步一步成長爲一個有擔當,懂得調劑自己情緒的人。
如果有一天,讓你再來一次高三,再來一次高考。你會願意嗎?也許會,因爲,高三有我們太多太多彌足珍貴的回憶。更有太多太多,我們還沒寫完的故事。如果可以,我願意,留在這個校園。因爲校園生活,是人生旅途中最美好,最讓人回味的驿站。
文章寫到這裏,也許你被感動了,也許你還在回憶些什麽。更或許,你對你的高三,對這篇文章,不屑一顧。
今天,我選擇用我18年來,最激揚的文字,最感人至深的散文方式。紀念我們逝去的高三,紀念我們高中三年1020天的生活。我們結束了好像不只是一場考試,像是人生的一個時代。這個時代屬于我們。
一切,結束了,又開始了。
們,珍重,再見。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