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bbin/記憶,青春

  生命是一場華麗的煙火,真人bbin們不願停在原地徘徊留戀,縱使頭頂漫天的火樹銀花。追夢,循著歌聲一路向前。循著青春記憶的步調。
  曾幾何時,當我們遙望頭頂的燦爛星河,那夜夜的星輝依舊灑滿我們的心房,卻不見了爲牛郎織女感傷的淚光。因爲長大,而不再相信童話。
  懵懵懂懂的睜開一只眼睛,于白日裏看著這繁華的世界。若隱若現的燦爛,是一天一地的虛無,海市蜃樓裏盛裝著,落霞紅彤彤的驚豔。景未變,青春老去,春秋的老者,會再一次站在川上,如何重複逝者如斯夫的言語。
  打開另一扇窗子,睜開夜的眼,空空的天空,鑲嵌的是無數古往今來的眼睛,在夜幕上流一滴眼淚,被月光反射,像是永恒的靈魂,被釘在永遠的天空,注視著從前和未來的自己。稍縱即逝的流年光景,诠釋著夜的美麗。穿梭的生命,在二泉的樂曲裏悲悲戚戚。一個人,渺小的在如垠的天地之間,即使是你飄著,也是無法注意。滄海的凝聚,桑田的混淆,注定是沒有生根的土地,何如就這樣飄著,在流年歲月裏,輕盈,自在,舞者微塵的痕迹。沒有什麽會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駐足停留。歲月流逝,這世界如同過往的煙雲,不會爲每一個人伫立永遠,記憶,也只是滾滾紅塵中的一道劃痕。
  某天,某個時刻,如果還會憶起,只不過是一道模糊的風景,是不能追憶的苦痛。向前看,向後看,在一望無際的宇宙之中,又怎麽能夠有一個參照物,找到前後的方向。蓦然一回首,無驚無嗔,方向成了沒有定格的文字,在鍵盤上胡亂敲擊,如果歲月還在的話,就繼續在這歲月裏沉沉浮浮,閉上不願看見的那只眼睛,脫離。
  轉過熟悉卻又陌生的街角,淹沒在接踵而至的人潮,那裏昨日今日的故事輪番上演,我們拿青春演繹著明天,走過書聲朗朗的教室和人頭攢動的綠茵場,有多少期待和夢想正要從這裏揚帆起航。然而等待我們的不只有旖旎多姿的夢,還有鳳凰涅盤的痛。
  喜歡彼得潘,他可以永遠不長大。可是在時光的洪流中,我們卻漸漸長大。曾經的夢想,不知正在哪裏漂泊流浪,脆弱而敏感的心靈被世俗蒙上了層層灰迹,我們卻謂之成長。
  當我們從童話故事裏醒來的那一刻,我們就故作堅強地面對著這世界,孤獨而冷傲。家境的貧寒、升學的壓力,鞭策著我們的內心,哪管它前路泥濘坎坷荊棘叢生。
  但,曾經擁有過的是青春。那些記憶將會成爲永遠揮灑不去的汗水。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打開mp4,聆聽著那首我們心愛的歌曲,心有些痛,鼻子酸酸的,眼淚隨著臉頰一直滴落到枕邊,用手觸摸著那歌,手心暖暖的,好像在牽著你的手,在杉樹林走過那個橋洞,腦海中不斷浮現你的歡笑的映像,而我的淚像泉水一樣不間斷地湧流著……
  蕭瑟的風一直在吹,試圖去抓住你,可是那時的我還小,眼睜掙地望著你靜靜地飛走,小時在遙遠的天際。
  還記得你那天靜靜地躺在血泊裏,你的臉被鮮血染紅,你冷嗎?你害怕嗎?我只是呆呆的望著你,想要將你扶起,可我害怕,害怕你的靈魂,你那紅透了的軀體。我尖叫著,像個發瘋的牛狂奔出去,我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不知爲什麽,那一刻我居然哭不出來,我第一次望著自己的親人永遠的離開我,我坐到了小河邊,河裏結了冰,我看著冰塊,冰層間不斷地浮現你的影子,你在沖我笑。我想要和你一起笑,可是那一刻我才意識到你不留痕迹的永永遠遠的離開了我,剩下我一個人在這個孤寂的世界裏獨自行走,我嚎啕大哭,一滴兩滴三滴……
  夜裏的風使人不寒而栗,沒有人行走,只有我,像個行屍走肉地托著沉重的步伐,我不知道該怎麽辦?第一次感到這麽無助,我望著那車那人堵住那門,我想去卻又不敢去,伫立在門外,只聽見風在呼嘯,嘈雜的聲音像被過濾了一樣,那時星星都睡了,漆黑的夜籠罩了所有的光明,我蜷縮在床上,不斷浮現,一幕一幕……
  你走了,走的靜悄悄,像陣風吹走了就再也回不來,我不斷地向你招手,呼喚你,你只是離開,你忘了嗎?你答應過我,我們一起穿上嫁衣步入禮堂,與心愛的人去愛琴海感受柏拉圖的永恒,你說我們是永遠的朋友,你說過日本的櫻花美得讓人心醉,你說你要帶我走過地球一圈,你都忘了,我在夢裏不斷地質問你,你沉默,我看不見你的臉,我想盡力抱著你,可卻失望的知道那只是你的魂。
  我知道你走了,再也回不來了,我會記得,我會好好地活著,完成你的心願,看柏拉圖的永恒,爛漫櫻花。
  走了,記得我,來生我們一起走完人生。
  靜靜地聽著那首歌,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慢慢走入有你編織的夢境。
  希望大家不要金介意我的語言的不足,這只是真人bbin的親身經曆與感受,望諒解!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