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幕後人員,遇見自己

 在繁華地段,選一個安靜的空間,享受午後陽光的溫暖。像脫下外套一樣,脫下內心的焦躁與不安;以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方式,和過去的那些不開心說再見,然後靜靜地去耕耘心中的一塊田。可以想念的人,都統統想念一遍;方便撥通的電話,也試著撥一遍,說一些話,聊過去,聊現在,聊以後,捕捉一些新鮮。

透過朋友的只言片語,拾起歲月中漸行漸遠的那個自己。再次的相遇,現出了雪花飛舞的美麗。恍然大悟,生活原來非常簡單:一些號碼,一些城市,一些人,一些故事,一些圈子,一些名字。經時間之手,相互交錯,彼此牽連,編織成一首耐人尋味,或者俗不可耐的詩。轟轟烈烈也好,平平淡淡也罷,都敵不過歲月無情的流逝,容顔漸老,得到時間相同的冰冷的注釋:不過如此。

十字路口,紅綠燈在頻繁更替,像長跑之後停下來的人,俯下腰身,氣喘籲籲。淩亂的足迹,寫滿了一地。行色匆匆的臉上,找不到文章的主題,生活就這樣潦草著,帶著些拼湊的印記,得過且過地延續下去。誰都沒有刻意的扭曲,有的只是順其自然的是非曲直。然後低了頭,彎了腰,緘了口,在冬眠的狀態中,走過春季,熬出夏季,送走秋季,又迎來冬季。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如斯。

總覺得繁華的背後,虎視眈眈著一片荒丘。生命的河流,流淌到盡頭,在幹涸中一劍封喉。淒冷的月光,把覓食的烏鴉送走。留得淺埋的白骨,聆聽夜風的嘶吼。黃沙遊走,覆蓋了生活這部聊齋裏的墳頭。人能做些什麽,可以不在時空裏腐朽?落紅之後,枯枝上的芳香殘留,提醒著人們,抓緊時間的衣袖,有所作爲,不要在脆弱的身軀上,再添傷口。

總覺得人群之中,匆忙著另一個自己。有的年少,像自己的過去;有的年老,大概就是將來。時間流過去,這一秒被下一秒替代,自己也在不停地被代替。還好有恒定的眷念,撐起心中的一片天地,可以讓飄浮的靈魂踏實地棲息。無論外圍的風雨怎樣侵襲,吹不滅內心深處燭火般的希冀,也消散不了不強不弱,卻持續存在的動力。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加拿大28幕後人員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海子的詩。一直在想,他爲何不從今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許是他過于悲觀了,終究臥軌而死。人總要樂觀才好,也許下一秒,在街的轉角,就會遇見未來成功的自己;也許在和親人朋友不經意的聊天中,便驟然和過去的自己相遇,發現一個堅強果敢,鬥志昂揚的自己。相信時間會讓每個人,在旭日之晨,或陽光午後,與最完美的自己,詩意地相遇。  

 不知什麽時候,養成了這種習慣,伴隨著天漸漸變黑,我便會聽一首情歌,默默哼唱,幻想你就在眼前,這首歌便是唱給你聽。每一夜,我都會靜等十二點的到來,然後默默送上我的祝福。我相信,我一定是第一個問候你的人,我很開心,仿佛這一刻,你只屬于我。

某一天,一位天使告訴我,雨後就會有彩虹,但她卻沒有提醒我,這幸福不經意間便會轉瞬成空。也許,她爲了讓我明白,幸福很短暫,但只要經曆了,便足夠了。是否,我的幸福就在那一個瞬間,而我只抓住了片刻,便已從我手中溜走,沒有停留,我無法再一次抓住,更加無法珍惜。而你,正是我沒抓緊的幸福,你已走遠,而我卻仍舊傻傻停留。你知道嗎?看著你漸行漸遠的身影,我的背景,慢慢的化爲灰色。而那一刻,我便忘記了幸福的顔色,因爲你不知道,不知不覺中,你的存在,已成爲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風景。

三年裏,我們從陌生到熟悉,從彼此沉默到相互調侃,慢慢的向你接近。那段日子,我過得很甜,忘不了第一次牽你的手,忘不了第一次和你交談,呵呵,當然也忘不了第一次和你冷戰,這些,都是我心目中無法刪減的電影,心裏,有過你的美,而如今,只能自己慢慢回味。一遍又一遍的回憶,嘴角總是會在不經意間翹起。無論何時,何地,你的名字都會觸動我敏感的神經,或許,這就叫癡吧。以前,我總會嘲笑那些單相思的人,笑他們傻,卻沒有料到我和他們一樣,傻傻的等,傻傻的想,傻傻的愛。多少個日夜,一個人靜靜發呆,茫然無措,明明知道你在哪裏,卻沒有勇氣找過去,因爲我怕見到,你已依偎在幸福的懷裏,不去見你,才有理由自欺,才不會失去往昔的感覺。

一個人站在屋頂,看著滿天絢爛的煙火,憧憬我便是離他們最近的一個,伸出手,摸到的只是思思荒涼,才發現,幻想的美好沒有溫度。凝望滿天的光,只希望在腦海中珍藏,這最美的瞬間,就像我銘記你一樣,當然,它們無法取代你的位置,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無法熄滅的煙火,你知道嗎?當我愛上你的那一刻,我便擁有了幸福,你在我的世界裏,塗抹了一道我不曾擁有的顔色,看著它,就會感到溫暖。

空余的時間,總會用文字來打發,發現,紙上滿滿的都是對你的感情。別人都說我中毒太深,但無所謂,誰可以在愛情裏全身而退,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做不到。既然我愛你,一切的一切,我都會心甘情願,因爲,這便是愛的職責。無論代價有多大,加拿大28幕後人員不後悔。

如果你累了,請回頭,因爲有一個人,還傻傻的等著。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