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h53ocz"><ins id="h53ocz"></ins></center>
                    <div id="h53ocz"></div><address id="h53ocz"></address><em id="h53ocz"></em>
                            1. <b id="eynxb7"></b>
                                <dt id="eynxb7"><legend id="eynxb7"></legend></dt><small id="eynxb7"><option id="eynxb7"></option><address id="eynxb7"></address><label id="eynxb7"></label><select id="eynxb7"></select></small>
                              1. <strong id="eynxb7"></strong><blockquote id="eynxb7"></blockquote><label id="eynxb7"></label><del id="eynxb7"></del>

                                1. 太陽城登錄/扶桑贊

                                  • 時間:
                                  • 浏覽:6301
                                  司機侮辱中國遊客還發視頻到網上,指著他們說是穿得像斑馬的笨蛋

                                  初次來到南京的一所花卉園中,滿目清逸的花花草草,讓久久伏案學習的太陽城登錄也輕松了許多。
                                  那是一幅和諧的景象,溫暖的春光灑在大地上,花草兒們都在這七彩的陽光下幸福地打著哈欠。漫步在花林小徑中,品嘗著交織在一起的花香,觸碰著屬于自然的的淡雅沁馨,自己也禁不住同她們舞動了起來。也許這就是生活的意義?正凝思,卻發現眼底藏著錦葉扶桑一道紅光,雙眼循光望去,看到的卻是如畫的景象:只見,幾朵紅的觸目驚心的花挺立在茂密的枝頭,那薄薄的花瓣早已融在了一起,有如嫦娥的羽衣,層層疊疊。而那如玉兔般的花蕊,則調皮地鑽入了主人的衣裙中,隱隱約約地露出了它那嬌嫩細長的身子。難道矜持的葉子也被花的熱情感染了嗎?也是通身的紅色。與其說它是葉,還不如說它是以花的形式綻放著。正如紫藤蘿一般,她的香氣也是那種朦朦胧胧,十分夢幻的感覺,就好像在牽引著你,讓你忍不住湊上前去再睹她的芳容。
                                  原來,這就是錦葉扶桑。
                                  不知怎麽,看著她,就會有一種莫名的快感,仿佛她就是自然與自然的完美結合。作爲馬來西亞和巴拿馬的國花,如果上帝僅僅賦予了她華麗的外表,那麽她就沒有那麽的耐人尋味了。無論是在百花爭豔的春,電閃雷鳴的夏,或是天朗氣清的秋,還是白雪皚皚的冬,只要有陽光,她永遠是那麽的引人注目,永遠能夠有生存下來的信念;而她,在四季中,只是默默地看著別人花落,自己卻總是保持著最美的笑容,雖然單一,但並不單調。就像蔡襄的《耕園驿佛桑花》中說的一樣:
                                  溪館初寒似早春,
                                  寒花相倚媚行人。
                                  可憐萬木調零盡,
                                  獨見繁枝爛熳新。
                                  清豔衣沾雲表露,
                                  幽香時過轍中塵。
                                  正是這種頑強的生命力和奔放的外表使我愛上了她。要知道,她就是熱情和爽朗的象征。如果把熱情奔放的、生命力極強的花比作我們的祖國,那麽茂茂密密的樹葉,永遠被花感染著的樹葉,就是永遠有著熱愛祖國烈火般的激情的人民!  

                                  何時,那片翠綠中多了一絲黯淡?何時,那湛藍的天空多了一縷白煙?何時,飛鳥隱去了蹤迹?何時,一切都已悄然改變,只留下心底對那人那景的深深呼喚。
                                  兒時,這裏,風筝俯視大地,鳥兒奏響旋律,田間,無憂的笑語,綻放的笑顔,顯露著最純真的心。那時光,在那青山綠水中永恒。
                                  每天,在晨曦中醒來,迎著第一縷陽光走向學校,我們結伴而行,風雨過後,泥濘的小路上,留下的是我們的腳印,伴著一路泥土的芬芳,和著一路無憂的歡笑。那泥濘的小路,見證了我們愉悅的時光,純真的友誼,那心與心的跳動,譜寫著唯美而純真的贊歌。
                                  時光悄然流逝,不知何時,那人改變,那景逝去,一切已悄然改變,只留下心底對那人,那景的深深呼喚。
                                  家鄉那翠綠的樹林,不知爲何,隱去了一層光輝,變得黯淡,原本鳥兒啼飛的樹林,也不知爲何而寂靜,湛藍的天空,風筝也不知去了何方,不知蹤迹。如今的這裏,只剩下那寥寥無幾的人,你我也分離兩地,不複如初。
                                  再次回到這裏,家鄉的景色已全然不同,此時,更多的是見證時代發展的汽車,公路,工廠……我們之間也如這景一般,早已改變,不知何時你我之間多了一道隔閡,看不見,摸不著,卻也跨不過。疏遠的話語,平淡無奇,不知如何起口的關心,只能深深的埋在心底。常常會想,人生若只如初見,那該多好,只可惜,那純真的你我,純真的年華一去不返。
                                  我站在曾經的泥濘小路旁,清風拂過,樹葉作響,耳畔,是那漸行漸遠的歡語,心底,是那深深的呼喚,隨著風聲,對那人,那景的呼喚,清晰而飄渺。消失在遠方。
                                  時光,成爲我們跨不過的長河,太陽城登錄們在時光的長河中越走越遠,心已悄然改變,如那景一般,少了一絲翠綠,一絲生機。然而,景去還可見,心遠安能回?
                                  年華逝去,心亦走遠。回首,只盼人生如出見,那人,那景依在,不複改變。而如今,只歎年華逝去,純真隱去,徒留下心底,深深呼喚……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