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v8c41r"></div><tbody id="v8c41r"></tbody><strong id="v8c41r"></strong>
<button id="dc3uvy"><big id="dc3uvy"><strike id="dc3uvy"></strike><select id="dc3uvy"></select><tt id="dc3uvy"></tt><small id="dc3uvy"></small><option id="dc3uvy"></option></big><li id="dc3uvy"><pre id="dc3uvy"></pre><ol id="dc3uvy"></ol><th id="dc3uvy"></th></li><form id="dc3uvy"><blockquote id="dc3uvy"></blockquote><span id="dc3uvy"></span></form></button><button id="dc3uvy"><div id="dc3uvy"><abbr id="dc3uvy"></abbr><q id="dc3uvy"></q></div><thead id="dc3uvy"><abbr id="dc3uvy"></abbr><dir id="dc3uvy"></dir><div id="dc3uvy"></div></thead><noscript id="dc3uvy"><tfoot id="dc3uvy"></tfoot><option id="dc3uvy"></option></noscript><ul id="dc3uvy"><th id="dc3uvy"></th><abbr id="dc3uvy"></abbr></ul></button><button id="dc3uvy"><font id="dc3uvy"><optgroup id="dc3uvy"></optgroup><big id="dc3uvy"></big><kbd id="dc3uvy"></kbd><th id="dc3uvy"></th></font><table id="dc3uvy"><kbd id="dc3uvy"></kbd></table><select id="dc3uvy"><optgroup id="dc3uvy"></optgroup></select></button>
  • 打牌賺錢_終于是英雄了——《林教頭風雪山神廟》讀後感

    剛剛將《紅樓夢》又看了一遍,很是疲憊。無意間,打牌賺打牌賺錢往窗外看去,一陣微風拂過窗外那顆花樹,花瓣漫天飛舞……霎時,想起了書中那個淒淒慘慘戚戚的林妹妹。
    “落花嫣然,良辰美景開成半聲歎息,就著荒涼的月色打撈未央的記憶。”她,前世爲一株多情仙草——绛珠仙草。爲報答神瑛侍者的澆灌之恩,她放棄了長生不老,甘願下俗世成爲一個柔弱的女子,忍受生老病死的折磨,紅顔盡老的痛苦。
    後世的她,美麗,倔強,善良,多愁善感……發出了“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的慨歎,是對落花消逝的傷感,還是對寶玉多情的無奈,抑或是對自己悲慘未來的絕望﹖或許,只有她自己才明白。
    她終究舍棄不了對寶玉的愛,只能放縱自己去愛。抑或是,愛到深處只能選擇放縱。過一天,算一天。只要她能夠多活一日,便可以與寶玉多過一天快樂的日子。悲觀如她,卻依舊願意相信上天能夠給她一個美滿的結局。可惜,天不憐她,她這樣一個柔弱多病的女子,又怎能沖破封建社會的黑暗牢籠?即使努力了又如何﹖到最後,還不是得了一個心愛之人眉開眼笑地與另一個女子拜堂成親的結局。單純的寶玉又怎知喜帕下的新娘不是日夜挂念的她啊!
    當她從別人口中聽到他與寶钗成親的消息時,亦怨,亦恨。她到死口中都有他的名字,可話未說完,“噗”的一聲,鮮紅的血從她口中噴出。滿屋的血,綻成了朵朵鮮豔亮麗的花,觸目驚心,就如倔強的她。花落了一地,又有誰知?隨時光流逝,他是否會記得那個吟詩的多才女子?他是否會記得那個葬花的善良女子?他是否會記得那個多病的可憐女子?或許,會的。
    “曲終人散時,聽弦斷,斷那三千癡纏。墜花湮,湮沒幾許流年,花若憐,飄落在誰的指尖”。她,終究是死了,帶著無盡的憂傷離開了這俗世間。這一世,她用盡了一生的眼淚來還他的澆灌之恩,卻也將她的心一並還了去。若有下一世,也許她不會再記得心愛的他;他亦不會記得纖弱的她。那樣,再好不過了,總比一世癡纏來得潇灑。
    從這個悲傷的故事裏走了出來,再往窗外一看,落花早己融入了泥土,依稀這能聞到幾縷清香,如一句詩中的“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在《水浒傳》裏,有許許多多的英雄,像智多星吳用,黑旋風李逵,一丈青扈三娘等等,而豹子頭林沖則是比較早出現的其中一位。他有一個美麗且賢惠的妻子,有美滿的家庭和很高的社會地位。可在“官逼民反”的背景下,卻使林沖這位本不會造反的人偏偏铤而走險,走上了梁山。
    林沖從屢遭迫害卻不願反抗,到橫豎是沒有活路,只有奮起反抗在災難中殺出一條血路。使他成爲“官逼民反”的代表和象征,終于顯露出真英雄的本色。
    在林沖上梁山故事的前一部分,《水浒》以十分細膩的藝術筆觸,反複描寫林沖雖屢受迫害,卻不願反抗的心態。在高衙內調戲他的妻子時,他爲了不得罪他的頂頭上司,而又保住他那“八十萬禁軍槍棒教頭”的職位,所以他忍受了這奇恥大辱,以求平安無事。
    “誤入白虎節堂”是高俅陷害林沖的一個大陷阱。由于當時“上司如父母”的封建社會,他怎麽也不敢把上司往壞處想,更不會想到上司還會無端地陷害他。此外,恐怕他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利用這次機會與高俅套近乎。所以,他把一個騙局當真了,自己把自己的眼睛捂起來,往陷阱裏跳。直到被捉,才醒悟過來。
    到了被刺配滄州牢城,由于柴進的書信,他暫時在牢中過得還不錯,也只等著有一天遇赦,便回東京去。然而高俅仍然不放過他,派陸謙和富安來謀害他。草料場得一場大火,林沖僥幸沒有被燒死,可是會東京的路卻被燒斷了。于是林沖只好把陸謙三人都殺了,並且剖開了陸謙得心。盡管林沖的殺人手段是殘忍了一些,可是他有好好的一個家庭,這樣頂天立地的一個禁軍教頭卻被高俅,陸謙迫害得家破人亡、有國難投,就更應該用這種嚴厲的手段懲罰仇人!只是這個時候,林沖才顯露出他那真英雄的本色!終于是氣魄宏大得造反英雄!
    林沖在奔往梁山的途中,在朱貴酒店的粉牆上寫了一首詩:
    仗義是林沖,爲人最樸忠。
    江湖馳譽望,京國顯英雄。
    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蓬。
    他年若得志,威震泰山東。
    這首詩概括了一個朝廷命官被逼上梁山的原因和經過,顯示了林沖丟掉幻想以後激發出來的反抗精神,回蕩著一股悲壯的英雄氣。
    總而言之,林沖終于是英雄了,終于是一個氣魄宏大的造反真英雄!

    延伸閱讀:

    上一篇:紐約醫院發生槍擊致1死多傷,槍手飲彈自盡曾是該院醫生

    下一篇:返回列表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