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o id="apeaui"><tfoot id="apeaui"><tt id="apeaui"></tt></tfoot><tt id="apeaui"><dl id="apeaui"></dl><select id="apeaui"></select></tt><small id="apeaui"><del id="apeaui"></del><sup id="apeaui"></sup><small id="apeaui"></small><center id="apeaui"></center></small><blockquote id="apeaui"><tfoot id="apeaui"></tfoot><select id="apeaui"></select></blockquote><tbody id="apeaui"><thead id="apeaui"></thead><legend id="apeaui"></legend><blockquote id="apeaui"></blockquote><th id="apeaui"></th></tbody></bdo><dfn id="apeaui"><tr id="apeaui"><ins id="apeaui"></ins><legend id="apeaui"></legend></tr><big id="apeaui"><sup id="apeaui"></sup><b id="apeaui"></b><pre id="apeaui"></pre></big><bdo id="apeaui"><dt id="apeaui"></dt><button id="apeaui"></button></bdo></dfn>
              <table id="gz23a4"></table><pre id="gz23a4"></pre><small id="gz23a4"></small><tt id="gz23a4"></tt><pre id="gz23a4"></pre><tr id="gz23a4"></tr>

                      遊悠悠捕魚-月光家園

                      • 時間:
                      • 浏覽:9535
                      下完暴雨又高溫!長江中下遊及以南地區迎40℃高溫

                      月光是滲透在人類靈魂裏的一種液體,汩汩地流淌,成爲人類精神境界的光明與清新。她清輝漫撒,均勻地溫馨營造詩意的柵欄,讓疲憊的身心得到淋漓的掩蔽和舒展。就像母愛無私、博大而深邃。可是,又有誰留意過月光的家園?在無友的夜晚,感念月光的恩澤?今夜此時,無人沉眠。因爲電燈太亮,電視節目太具備煽情的功能,而現代人又忙于生存和享樂,刺激大腦的方式又如此之多。總之這所有所有的一切割斷了人與自然的很多樁姻緣,其中包括人類與月光的姻緣。在那這亮如白晝的夜晚裏,遊悠悠捕魚們的腳步總是那麽坦然。月光作爲一種真實的存在,已越來越被人們忽視。
                      記住且鍾愛月光的人有一種是詩人。
                      詩人熱愛自然的一切,因而詩人把月亮作爲精神的宗教頂禮膜拜,在思念故鄉時說:“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在思念親人時說:“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婵娟。”在孤立無援時說:“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鈎。”在狂歌曼舞時說:“舉杯邀明月”,來它個“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月光無處不成爲詩人靈感的閃光,情緒的宣泄和精神的圖騰。
                      還有一種是異鄉人。在異鄉,一彎殘月勾住你的心魂。而老家,總習慣在窗口,用一棵很神的樹,挑起那彎殘月,等出門人。異鄉人蜷縮在孤獨寂寞中,月光和風同時捎來問候,他總會夢見老家屋瓦上鋪滿了一層月光的金子,夢見黃牛在月光下反刍著永恒。
                      尊敬且崇拜月光的人畢竟是存在的。包括像我一樣既不是詩人,也有幸不是異鄉人。不管現實多麽偏愛太陽的恩惠,多麽迷戀燈影下紙醉金迷的忘情,但月光作爲宇宙間最亮的燈,讓一切清潔的人和物在她的家園裏,靜靜地休憩,並爲迎接一輪噴薄的日出而養精蓄銳。
                      新年的鍾聲敲響了,天空也更加多彩明亮了。月亮也會慢慢地圓起來,亮起來,給思念的親人捎來安慰。

                        反射在玻璃上的陽光變得沒那麽刺眼,在看不見地平線的遠方,一幢幢高樓漸漸模糊成黑影。當我再一次無言地伫立在灰色森林之中,我禁不住默念你的名字:哦,我的故鄉。
                      你還記不記得,那露水曾在哪個清晨打濕我的衣襟?晨光曾那麽溫柔地穿過稀稀疏疏的竹林,踏過搖搖晃晃的石橋,灑在這片美麗的曠野,我將手中缤紛的風筝,迎著陽光放飛。童年所有的純真與歡笑在這片曠野被美麗地放飛,身後竹林沙沙的聲響,是每個春天裏最動人的笑聲。
                      哦,我的故鄉,我的曠野。
                      你還記不記得,是哪次溫柔的撫摸,逗樂了那只蜷在牆角的老貓?當落日昏黃的光照進這條小巷,把溫暖的黃色光線打在斑駁的牆壁上,人們迎來了這一天最溫馨的時刻。幾個上了年紀的婦女,搬著“馬紮子”聚到街角,開始了那些瑣碎的閑聊。她們輕聲呼喚著年幼的小孩子,撫摸著溫順的老貓,看陽光在牆壁上慢慢遊走。
                      哦,我的故鄉,我的街巷。
                      你還記不記得,那株西紅柿在哪個午後結出飽滿的果實?小小的庭院,因爲有了自己種的植物而變得充實。當精心侍弄的西紅柿在掉落後爆開口來,鮮紅的果肉在陽光下晶瑩地閃耀,周圍的空氣仿佛靜止,只有果實長大成熟的聲音和我的眼中滿滿充盈著的笑意。
                      哦,我的故鄉,我的庭院。
                      而當我終于離開,當我再也尋覓不到那樣翠綠的曠野,當我再也聽不著那些瑣碎的閑聊,當我在昏黑的夜裏,看到遠處暖黃色的燈光再也找不到方向,我開始默默而濃烈地,思念起我的故鄉。
                      那堅硬柏油路緊緊壓住的,會不會是今天春天渴望破土的種子?那車水馬龍匆匆腳步下掩蓋著的,會不會是那些惬意的閑聊?那高高的樓房擋住的,會不會是黃昏時曾溫暖過我的那床光線?
                      當這一個個“會不會”都成爲我心頭的疑問,我開始這樣深情地呼喚你,我的故鄉。
                      你的名字,遊悠悠捕魚的思念。